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18P2P最新地址发布站『www.18p2p.link』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淫荡人妻-【熟女的欲望】(改编)(67)



           第六十七章美人妻欲拒还迎
  高潮余韵中的两人无力地紧贴在一起,都在回味着刚刚经历的巨大快感。武
华新先从高潮中恢复过来,再次看着拥在怀中的瘫软人妻少妇,那经历狂风暴雨
摧残的娇美人儿,仍然一动不动地躺着。俏脸通红,媚眼如丝,樱唇蠕动,双乳
微颤,刚经过男性浇灌的小穴,蜜唇花瓣红肿张开,还在缓缓流出精液和春水花
蜜的混合物,淫糜而诱人。休息了一会儿,李茹菲拿了点卫生纸把下体擦拭干净
就又躺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武华新抱起李茹菲使其跨蹲在自己头部上方,并扣住她的双
手,李茹菲的身体便往前倾,待她稳住身躯后,漂亮而神秘的阴户便完全暴露在
武华新眼前,而这时已形同色中饿鬼的武华新,眼见如此美景那还能忍得住,伸
出舌头便向李茹菲的下体舔去。
  李茹菲只觉一条湿热的东西舔舐着自己的下体,顿时浑身发软,再也没有力
量抵抗,她「噢!」地发出一声低叫,变成趴伏在武华新身上,但双手仍被武华
新紧紧扣住而动弹不得。
  虽然李茹菲仍想挣脱武华新的掌握,但此刻的武华新却是力大无穷,又岂是
目前的李茹菲所能抗衡的?
  而这种肉贴着肉的扭动和厮磨,女人先天上便比较吃亏,李茹菲发觉自己的
乳房已经胀满、奶头也在慢慢地变硬,而这种类似69式的口交体位,让她无可
避免地看见武华新那根怒举在她眼前的巨大生殖器,甚至她还可以闻到从那大蟒
头散发出来的浓烈的男人阳刚气息,还夹杂着他们俩刚刚欢好过的淫靡霏霏的味
道,熏得她心慌意乱昏昏欲醉!
  忽然,武华新弓起双脚,挺腰摆臀地上下摇动起来,使得他的胯下之物也随
之上下摇动、拍打、碰触着李茹菲的脸蛋,尽管李茹菲拼命闪躲,但终究不能避
开那大蟒头的接触。
  而在同一时刻,她早已失去防御的阴户,也让武华新的舌尖长驱直入。
  当那湿热而温暖的舌尖,贪婪而心急地往她的美穴甬道深处不断前进时,只
听李茹菲「呜……」的浪叫一声,艳丽的脸庞上现出一片醉人的酡红,只见她媚
眼如丝,性感诱人的双唇半张着,呼吸急促地娇喘起来……
  当武华新的整片舌头都滑入李茹菲美穴甬道的那一瞬间,李茹菲再也无法压
抑地呻吟着说:「喔,华新……饶了我……噢!快快停下来……啊!你要整死我
了!」
  但武华新却反而更卖力地用舌头在她美穴甬道里搅拌。
  这时李茹菲只觉得一股最原始的欲望,从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中迸裂出来…
…而她眼前根那属于武华新的大巨蟒,看起来好惹人怜爱,令她食髓知味欲罢不
能。
  武华新放开李茹菲的双手,转向去抚摸李茹菲雪白浑圆的翘臀,他时而扳开
她的双股、时而用手指头和舌头一起玩弄她的小穴。
  只见武华新的大舌头忙碌地卷舐、刺激着李茹菲美妙的阴户,他灵活的舌尖
轻巧地挑动李茹菲敏感的花蕊,不时还光顾一下李茹菲那美丽的菊穴;而这时的
李茹菲已是吸气少、呼气多的娇喘嘘嘘,她摇摆着香臀,开始让自己已经完全湿
透的阴户,去迎合武华新的手指和舌头。
  尽管武华新知道李茹菲已然整个美穴幽谷都湿漉漉,但也晓得李茹菲还残存
着几分理智,所以他猛一个翻身,将李茹菲压在他精瘦结实的身躯下。
  他张开双手和李茹菲手掌交叠,然后牢牢地把李茹菲的双手压制在她的脑袋
上方,随即低下头去,开始肆无忌惮地享受着李茹菲那对既大又圆、既柔软又充
满弹性的雪白双峰。
  武华新痛快淋漓地用他的嘴唇、牙齿和舌头,让李茹菲哼哼唧唧的持续呻吟
了将近十分钟,直到李茹菲那两粒宛如小红豆般大小的粉红色奶头,变得僵硬如
石之后,他才松开李茹菲的双手。
  李茹菲竟然没有推开武华新,反而双手抱在武华新颈后,任凭他继续埋首在
她双峰之间,啃囓着她那对敏感而挺翘的漂亮奶头。
  武华新注意到原本被他双脚紧密夹制住,但却不停蠕动挣扎的那双修长玉腿,
已经静止下来不再抗拒,因此武华新用他右脚伸入李茹菲并拢的双腿之间,他一
面吻着李茹菲的香肩和脖子、一面不断催促着李茹菲张开她的大腿。
  起先,李茹菲还勉力抗拒着体内那股燎原而起的欲火,但逐渐地她放弃了最
后一丝的矜持。
  李茹菲羞赧无比地张开双腿,让武华新的下半身挤进她的两腿之间,当武华
新握着他粗长的大巨蟒对准她湿淋淋地阴户时,李茹菲无限娇羞地哀求道:「喔,
华新,不行……我们不能再这样了……唉,真的不可以……我们两个人怎么可以
一错再错呢……」
  当李茹菲说完她像蚊子般的轻声话语时,武华新巨大的蟒头已经抵住她春水
蜜汁潺潺的洞口,李茹菲双腿大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准备承受武华新的大巨
蟒插入她的下体。
  但武华新并不急,他只是握着他巨大的巨蟒,用蟒头在李茹菲的两片蜜唇花
瓣之间磨擦、碰撞、点触着,直到李茹菲被他逗弄得上气不接下气,浑身颤抖、
艳丽绝伦的脸上充满苦闷难耐的表情,嘴里也发出如泣如诉的一长串呻吟声时,
武华新才将他粗长的大巨蟒,对准李茹菲连耻毛都已湿成一团的漂亮阴户,狠狠
地插进去!
  「啊……!」
  李茹菲发出了一声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呻吟,她眼神淒迷地仰望着武华新
的脸孔,她心里明白,在武华新的巨蟒再次插进她蜜穴的那一瞬间,武华新已经
不只是她生命里的第一个男人,而且势必改变她的命运、震撼她的灵魂。
  因为武华新的巨蟒实在太粗大,他刚才的猛烈一击,结果只是把他那硕大无
比的蟒头,没入李茹菲的美穴甬道里而已,蟒头以下的部份全都还露在外头。
  武华新低头看了看李茹菲紧密的蜜穴,知道她虽然刚刚经过一战,可是还没
有完全适应巨蟒的滋味,便也温柔地用他的大蟒头,一分一毫地轻顶慢插,缓缓
地深入李茹菲的小穴。
  但即使如此,当武华新那粗长的大巨蟒才顶入三分之一时,李茹菲已经只能
张大着性感的嘴巴,发出「呜、呜……呼、呼……」的怪声音,而武华新这时也
不管李茹菲是否能承受得住,他腰一沉,用力地猛插下去,只听李茹菲惊慌地低
叫道:「噢!好大……啊!……噢,华新……你的东西好大呀!……哦、噢……
啊……啊……怎么比刚才还要粗啊!」
  当武华新的大巨蟒整支插入李茹菲体内的那一秒钟,李茹菲再也忍受不了欲
火的煎熬,她春情难耐地闭眼吟哦着说:「喔,华新,不要对我这么狠……求求
你……对我温柔一点。」
  而武华新用命令的口气告诉她,「阿姨,把你的大腿再张开一点!」
  李茹菲乖乖地更进一步伸展开她修长、白皙的一双美腿,甘心地沉沦于无边
的欲海之中;武华新开始撞击李茹菲的下体、一下比一下更快速地抽插起来。
  一根巨大粗长、铁棒般的东西,在李茹菲娇嫩的蜜穴中既有力又急切地一出
一入,当它强力顶进时,李茹菲便感到前所未有的充实,似乎整个美穴甬道都要
被撑裂开来似的,而当它拔出去时,又好像她体内的一切都随它而出,心情立刻
陷入一片空虚。
  李茹菲只觉得自己美穴甬道内春水蜜汁奔腾、却也有着火灼般的略痛之感,
她柳眉微蹙、纤腰轻摆,方才炽盛的羞耻感已经从李茹菲脑海中消失无踪,连女
性最基本的矜持也一并被她抛到九霄云外。
  武华新每次的进入都为李茹菲带来无边的快感,退出时那种空虚和饥渴的感
觉也更加强烈;李茹菲忘我地舔着嘴唇呢喃道:「喔,华新……不要离开我!」
  李茹菲曼妙嫩白的身子不停蠕动着,红滟滟的脸蛋春情浓冽,似是幽怨又像
难过的神色,让武华新看了更是淫趣大发。
  她圆润光滑的美臀由于兴奋而发出一阵阵魅惑的颤慄,胸前双峰也因不断起
伏震荡而幻现出一波波皎白乳浪,带着汗水、闪闪动人。
  李茹菲的阴户饥饿地吞吐着巨大而粗硕的巨蟒,不停溢出如涌泉般的爱液蜜
汁浪水,既热又烫;两片艳红的蜜唇花瓣彷彿会呼吸似的收缩、开合,巨蟒撞入
爱液蜜汁便被涨满溢出,随着巨蟒的抽插碰触,连股沟都沾满了闪烁发亮的春水
蜜汁,湿了李茹菲整个下身;而李茹菲修长的双腿高举向天,口中持续发出亢奋
的吟哦。
  武华新干的兴起,把李茹菲雪白的一双大腿架上他的肩头,然后用力前推,
直到将李茹菲娇美的身子压成对折的姿态,而李茹菲高耸的双峰也被自己的膝盖
压变了形。
  武华新十指紧抓着李茹菲凝脂般嫩滑细腻的腰肢,胯下巨蟒居高临下,每次
冲刺皆是力道十足、下下深入,将李茹菲泥泞湿滑、紧凑无比的美穴甬道插个对
穿,她狭窄的花径已被激发意趣,每当武华新的巨蟒插入时,内壁上无数团软肉
便紧紧粘贴住前进的柱身,当巨蟒退出时,那些软肉又像许多小舌头依依不舍地
刮刷着柱身,一但它们不肯放松,便会被武华新紫红色的大蟒头拉出美穴甬道,
翻出来像朵嫣红细嫩的肉花般,开在李茹菲的两片蜜唇花瓣之间。
  在武华新激烈的奸淫蹂躏中,李茹菲情难自禁地热情扭动、娇喘嘘嘘的回应
起来,一双白皙嫩滑、修长完美的玉腿,时而高举、时而轻抬,似乎不晓得该摆
放在哪里才好般……
  不知不觉中,千娇百媚、高雅端庄的李茹菲那双优美动人、白皙修长的玉腿,
竟然盘住了武华新的腰部,并且随着他的每一下插入与抽出,羞人答答地紧夹、
迎合,同时李茹菲还梦呓般的轻呼着:「啊、啊……华新……你插的好深……噢、
啊……华新,你顶到了我最深的地方……噢,啊呀……喔……呼呼……华新,我
的好人……你的巨蟒好大喔!」
  武华新看着眼下辗转娇啼的绝美人妻少妇,那如梦似幻、如泣如诉的甘美表
情,决定再帮她火上加油,看看李茹菲能淫荡到什么程度;于是他更加狂野而粗
暴地用他粗长的巨大巨蟒,深深地刺入那火热而饥渴的狭小美穴甬道里。
  他一阵横冲直撞、纵情驰骋之后,粗糙而滚烫的硕大蟒头,竟然闯入了那含
羞带怯、灿然绽放的娇嫩花芯──子宫口,蟒头顶端的马眼刚好紧抵在李茹菲美
穴甬道最深处的花芯上。
  「啊……」的一声羞涩无比地娇啼,经不住那强烈刺激的李茹菲,迸发出一
阵急促的娇啼狂喘。
  武华新的大巨蟒胀满了李茹菲那未有游客问津过的神秘花径最深之处,他的
大蟒头紧紧地抵住李茹菲的子宫口,然后便展开一阵令李茹菲销魂蚀骨、魂飞魄
散的揉动与触击。
  霎时美丽圣洁、端庄高雅的高贵人妻少妇,像触电般地颤慄起来,她发出一
阵迷离而慌乱的娇啼:「哎……哎……喔……啊……嗯、嗯……哦……华新……
啊……华新……噢……啊……哎呀,噢……我服了你了!」
  李茹菲忘情地呼唤着武华新,她的双手死命地环在武华新颈后,而那柔若无
骨、细嫩光滑的美艳娇躯,发出一阵阵忍抑不住的痉挛和抽搐……
  美穴甬道膣壁中的粘膜与嫩肉,更是死死地缠绕住那巨大的闯入物,一阵无
法自抑的强烈收缩和丝丝入扣的紧夹,李茹菲雪白的香臀拼命地向上挺动、迎耸,
她像八爪鱼般地四肢缠结在武华新背后。
  只听她闷哼了片刻,然后便不顾一切地叫喊起来:「啊、啊……华新,你好
厉害……噢、噢……华新,你要顶死我了……喔……啊……嗯哼……啊哈……噢
……我不行了……哎呀……噢……我完了!」
  李茹菲随着高潮喷洒出来的阴精,如温泉般地淋溅在武华新的大蟒头上……
久久方歇。两人紧紧拥抱着,身上都是汗水涔涔。
  武华新的大嘴在李茹菲的俏脸上狂吻猛舔,恣意地吸啜着李茹菲丰满而性感
的嘴唇,李茹菲也如小鸟依人般依偎在武华新怀里,热情的回应着,四唇相接、
两舌纠结,李茹菲和武华新热情如火地互相爱抚着对方。
  武华新的大舌头包卷住李茹菲的香舌,在她嘴里一次次的返复吸吮和挑逗,
直到李茹菲柔软湿滑的香舌,也钻进武华新的口腔内贪婪地搜索与舔舐,两片舌
头如胶似漆地缠绵着……
  武华新大口大口地将他的口水喂入李茹菲嘴内,而李茹菲也忙碌又急促地吞
咽着,然后,李茹菲也将她口中的津液,热切地送进武华新的咽喉,他俩吻得浑
然忘我,乐在其中地持续狂吻着彼此……
  虽然李茹菲已经爆发了一次高潮,但武华新的欲火却尚未宣。这时,他终于
放弃李茹菲的舌头,仰起头来,用他依旧深埋在李茹菲小穴内的大巨蟒,展开另
一轮的进攻,武华新的动作越来越激烈,他疯狂地抽插、尽情地摧残,以最大的
距离来增加撞击力,抽出来插进去、插进去抽出来。
  连续几十个回合之后,又缩短距离去急插猛抽,把春心荡漾的李茹菲干得是
晕头转向、娇呼不止;而武华新精瘦结实的臀沟上,那一股股的条形肌肉不停地
抽动着,像头发情的雄驴般,拼命地往李茹菲的蜜穴挺进。
  刚经历过强烈刺激的李茹菲,细致的脸蛋上沾染着横七竖八的唾液,之前火
辣辣的感觉还没有下去,美穴甬道里便又掀起了另一场狂风暴雨,神圣的花芯再
度遭受空前猛烈的撞击,不断加快的速度和越来越狠的刺戮,让她觉得武华新的
大巨蟒就像一根灼热的火柱,狂野地在她的蜜洞里燃烧、搅拌、翻转和奔腾。
  只见李茹菲娇靥春潮乍现、两腿在空中胡乱踢蹬,全身开始又一次的抽搐起
来,她既放荡又淫冶地高声叫床道:「噢,好痒……唔……嗯……啊……爽……
好爽!……我好胀……哎呀……喔、喔……华新……噢……啊……噢……你……
好棒喔!……啊……嗯……噢、噢……爽死我了!」
  李茹菲发觉她体内的火焰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深入,也越来越蔓延,燃烧着
她的腹部、贯穿她的全身!
  李茹菲那欲情荡漾、红霞满布的娇美容颜,此刻益加显得妩媚妖艳、惹人爱
怜,两片湿润的丰唇上下打颤发抖,时而露出洁白的贝齿,吐气嘶嘶、哼哈吟哦
……时而甩动着铺散在她背脊与肩膀上的那一蓬乌黑亮丽的长发,虽是鬓发凌乱
飘扬,但反而更增李茹菲的风情万种。
  武华新用双手抱起李茹菲的大腿,把她的小腿架开在他的肩头,然后他往前
倾身四十五度,把力量集中在自己的腰部,又开始狂抽猛插,一下比一下狠、一
下比一下深,每一次撞击都到达蜜穴最深处的花芯。
  「嗯……哦……噢……喔……爽啊!……呼、呼……美死了!……啊……华
新……噢……唔……哎呀……舒服……嗯……哼……啊……好舒服!」
  美丽端庄的李茹菲娇喘嘘嘘、哼哦不止,涓流难抑的蜜汁迎着巨蟒奔涌而出,
武华新强烈地冲撞让李茹菲全身的血液沸腾起来,她紧咬下唇,娇靥泛起一种又
羞怯、又舒畅的妖艳神色。
  过了一会儿,李茹菲再次呼叫道:「啊呀!……我受……受不了了……哎呀
……噢……舒服……啊……唔……别……把我……插死……噢……唉……轻点…
…行吗?……呜呜……哎呀……好……爽……喔……啊哈……唔……干……死…
…我了……啊……唔……」
  随着大巨蟒的不断深入,随着抽插的不断变速,李茹菲的灵魂与肉体聆享着
一阵阵不同的感受,她不由自主地爆发出一次比一次更激烈的呻吟。
  这时已经大汗淋漓犹如下雨的武华新大叫道:「好阿姨!看我怎么插破你的
小穴!」
  他使出了最后的力气,直朝花径深处猛插下去,干得李茹菲的花瓣一阵阵收
缩,武华新的巨蟒一波波膨涨,然后花瓣紧包巨蟒、巨蟒挤压着花瓣,丝丝入扣、
密不透风,一种强烈的刺激同时袭击着李茹菲和武华新。
  「哎呀……华新……你……快把……我插……插死了……啊……噢……唔…
…求你……喔……轻点……拜托……唔……噢……啊……我……我不……行……
了……」
  李茹菲开始求饶,但武华新越插越起劲,根本不管李茹菲是否消受得了,他
像狂牛般的冲击着李茹菲,直到她浑身哆嗦、四肢颤慄,又一次泄身在武华新面
前!
  李茹菲在手舞足蹈、狂呼乱叫的高潮中一连泄身了三次。
  武华新看着她爆发时的甘美表情,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激亢,精液如决堤的
洪水般激射在李茹菲神圣而美妙的子宫里,一股又一股地浓精灌溉着李茹菲。
  武华新的大蟒头依旧紧顶在李茹菲那娇嫩的花芯,而李茹菲的美穴甬道也密
不可分地夹着他粗长的大巨蟒,那硕大的蟒头在温暖、多汁的美穴甬道最深处浸
泡、滋润着,李茹菲知道自己的春水蜜汁和武华新的精液,已经完全混合在自己
子宫内,她舔着嘴唇发出如梦似幻的声音说:「喔……华新,你好坏!为什么要
一而再再而三地欺负阿姨呢?」
  「阿姨,我是真的喜欢你!而且我也知道阿姨需要男人的理解关怀疼爱安慰
的,对吗?」
  武华新搂抱着李茹菲软语温存极尽事后抚慰之能事,绝大多数男人直来直去
发泄完了都是倒头就睡,而武华新却喜欢而且善于做事后的爱抚安慰,以此来彻
底征服女人的身心。
  「华新,说真的,我从来没有这么爽过。」
  李茹菲知道武华新善解人意,可是听了他这番深情款款的情话,芳心还是为
之感动,娇羞无比地呢喃道。
  而沉醉在她美丽肉体上的武华新趁机问李茹菲说:「我和你丈夫比起来如何?」
  李茹菲没有跟丈夫做过爱,当然不知道大小,但她认为应该没有武华新的大,
于是李茹菲羞赧妩媚地娇嗔道:「他的东西怎么比得上你?」
  浑然忘我的李茹菲,此时此刻早已忘记了丈夫。
  武华新笑道:「能得阿姨如此夸奖,我就是死了也心甘情愿啊!」
  「臭嘴!好了,你欺负人家也够了,以后不许再这样胡闹了!你让阿姨颜面
何存啊?」李茹菲幽怨地娇嗔道。
  「阿姨!他不能给你性福快乐,我替他疼爱关心你又有什么不好的呢?」
  武华新柔声叫道,高潮后的李茹菲,只见她双乳高耸、奶头怒凸,蛮腰轻扭、
雪腿舒摇,一丝不挂的胴体,汗渍隐隐,白皙的皮肤显得分外光滑柔嫩,在白色
灯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凹凸分明、玲珑有致,彻底散发出成熟女性的芳香,令
人魂不守舍,神为之夺!
  仰躺着的李茹菲俏脸红云未退,睁开眼簾来,杏眼飘荡出摄魂慑魄的水汪汪
眼波;鼻翼翕动、小嘴微张,露出两排洁白的贝齿,似是欲语还羞,惹人怜爱不
已。
  「不要嘛!小坏蛋,就会欺负人家!」
  这时李茹菲已经有些恢复理智,尽管她胸中的欲火尚未消退,但也知道自己
和武华新做过了什么事;更使她羞愧的是自己竟在武华新那蛮劲十足的狂插猛抽
下,数度达到了高潮。
  这时武华新的大嘴又向她吻来,李茹菲正想要抗拒,那知武华新一改之前粗
鲁的作风。
  他轻轻地拥抱着李茹菲,把舌头伸到她柔软的耳垂下缓慢地舔舐着,而李茹
菲眉头微皱,仰起下巴露出洁白细腻的咽喉,武华新悄悄欣赏着李茹菲的表情,
开始沿着她的耳垂舔向颈部、然后舔上了她苦闷而艳光四射的俏脸蛋,同时他小
心地将右手伸到高耸而诱人的双峰上,将那两颗浑圆的大乳房抓在手掌上轮流爱
抚、摸弄。
  李茹菲的身体抽搐了一下,但还是躺着没有动,任凭武华新在她身上为所欲
为。
  看到李茹菲顺从的表现,武华新依然塞在李茹菲美穴甬道里的巨蟒,再度骚
动起来,不停地转动、磨擦着李茹菲的蜜穴,同时双手手指紧紧捏住她的玉峰蓓
蕾,在那不急不徐地掐捻搓揉、恣意地玩弄着。
  才从刚刚那醉人的高潮下,好不容易寻回一丝理智的李茹菲,在经过武华新
的挑逗爱抚之后,那股酥麻酸痒的欲念再度悄然爬上她的心头,虽然极力的抑制、
抵抗,还是起不了什么作用。
  在武华新技巧地撩拨、挑逗下,只见李茹菲粉脸上又是嫣红益深,鼻息也渐
渐转浓,喉咙阵阵搔痒,一股想哼叫的欲望涌上心头,虽然李茹菲紧咬牙关、拼
命抗拒,可是任谁都看得出来,她再也忍不了多久;何况刚才那一回作爱时,她
已疯狂的叫床过!
  连李茹菲自己都明白,她那起伏越来越激烈的双峰,已然露骨地表明了她有
多么的饥渴,但李茹菲就是不敢叫出声来,深怕自己被武华新轻易的征服。
  看着李茹菲强忍的模样,武华新将李茹菲的娇躯翻转过来,让李茹菲趴在床
上翘起雪白的美臀,再将胯下巨蟒缓缓从李茹菲的美穴甬道内退出,然后停在玉
门关口,在李茹菲那颗湿润的粉红色豆蔻上摩擦着。
  那股强烈难耐的酥麻感,刺激得李茹菲浑身急抖,两颗硕大的乳房低荡着摇
晃起来,可是从她的秘洞深处,却传来了一阵令她心慌意乱的空虚感。
  在武华新的挑逗下,尽管李茹菲的理智想极力抗拒,可是丰满的肉体却不听
指挥,本能地随着武华新的撩拨,柳腰款款有致地摆动不已,蹶起结实的香臀,
似乎迫切地期望着武华新的大巨蟒能快点插进她体内。
  其实李茹菲早已被胸中欲火刺激的几近疯狂,但是她仍双唇紧闭,死命地守
住最后一丝残存的理智,硬是不愿叫出声来。
  武华新存心想要瓦解李茹菲最后的矜持,他悄悄调整好姿势,口中大叫道:
「阿姨,我又来满足你了!」
  同时猛一挺腰,胯下巨蟒有如巨蟒般疾冲而入、瞬间到底,那股异常骠悍的
冲击,直达李茹菲的五脏六腑,撞得她不由自由「啊……!」的发出一声长叫,
顿时羞得她满脸酡红,可是另一种充实感也迅速填满她的身体,那令她更加慌张
不已。
  武华新暂时停止了动作,他紧闭双目,伏在李茹菲身上,静静地享受着一插
到底的美感……直到快感稍退,这才缓抽慢插起来。
  武华新拨开李茹菲如云的秀发,在她柔美的粉颈及丝绸般的玉背上轻吻慢舐,
两手也在她的奶头上不住搓揉、捏捻。
  渐渐地,李茹菲不再只是任凭武华新那根热腾腾的大巨蟒在她体内不停抽送,
她开始扭腰摆臀,迎合着武华新的动作,而且不管武华新是舒缓或急促的抽插,
她都能配合无间,完全融合着武华新的旋律和节奏,犹如一对经常翻云覆雨的老
情人那般。
  武华新知道李茹菲几乎就要沦为他的性俘虏了,而他也深谙打铁趁热之道,
因此,他俯身轻咬着李茹菲的耳垂说:「阿姨,我这样干你舒不舒服?」
  满脸羞惭的李茹菲美臀高抬、臻首微偏,眼神迷濛、嘴角含春地瞟视着他说:
「喔……你叫人家……怎么说嘛?」
  武华新看到李茹菲那如癡如醉的撩人神色,忍不住再度吻上她丰润的双唇,
大舌头也立刻伸入李茹菲口中,不断地搜寻她滑嫩的香舌。
  端庄圣洁的李茹菲虽说已欲火奔腾,但仍极力抵抗,不让武华新入侵的舌头
得逞,但她被紧紧挤压在床上的脑袋,连转动的空间都没有,根本无法逃避武华
新的热吻;再说武华新又怎会让她有所迴避?
  他开始挺动胯下巨物,一阵阵狂抽猛插,以强烈的冲击和彻底贯穿的方式,
干得李茹菲全身酥酸麻痒,宛转娇啼、气喘嘘嘘,根本忘了今夕是何夕,哪里还
能再抵抗半分?
  口中香舌放纵地和武华新的大舌头紧密地纠缠在一起,想叫也叫不出来,只
能从鼻中传出阵阵销魂蚀骨的闷哼,脑中仅存的一点灵光业已消失无踪,只剩下
对肉欲最原始的追求。
  武华新眼见李茹菲放弃抵抗,除了狂吻着她的檀口香唇,双手也不急不徐地
揉搓着那对高耸挺实的浑圆双峰,胯下也不停地急抽缓送,立即又将李茹菲推入
欲望的深渊。
  只见她星眸微闭,满脸馡红,两只手臂紧勾着武华新的肩颈,那湿暖滑嫩的
香舌紧紧地和武华新的大舌头不住的纠缠,口中娇哼不绝,柳腰雪臀款款摆动,
迎合着武华新的抽插,一双修长结实的玉腿死命夹缠在他的腰部不断磨擦着,有
如八爪鱼般吸黏着武华新的身体,享受着大巨蟒在她蜜穴内驰骋的美妙滋味。
  「啊……啊……好……好……舒服……呀……」
  李茹菲满脸羞红的浪叫着,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发出如此淫荡而放纵的呻吟
声。
  而武华新的屁股更不住的往前直顶,就像要直接刺穿李茹菲的下体才肯罢休
似的,他拼命的狂抽猛插,直到李茹菲终于忍不住呼喊道:「啊……噢……不行
了!……好……舒服……好美……噢……啊……我完了……我了……啊……华新
……爽死……我了!」
  李茹菲仰起俏脸,雪白的美臀向后迎合着,浑身抖簌簌的颤慄起来,秘洞嫩
肉一阵强力的收缩夹紧,好像要把武华新的大巨蟒给夹断般,而武华新的大蟒头
被密实的吸夹在子宫口处,乐得他浑身急抖,内心充满了说不出的爽快!
  这时一道热滚滚的春水自李茹菲蜜穴深处激涌而出,浇得武华新的胯下巨物
是一阵前所未有的甘美、酣畅,只听他发出一声狂吼,屁股猛然一挺,大蟒头紧
抵着子宫口,双手捧住李茹菲雪臀一阵磨转、扭动,两眼则凝视着就要崩溃的李
茹菲那充满了梦幻与迷离神色的绝美娇容……
  紧咬着下唇的李茹菲,这时再也无法忍受那舖天盖地而来的绝妙快感,她像
条即将窒息的美人鱼般,两眼翻白、檀口大张,想要叫喊却叫不出声音来。
  只听她的喉咙深处发出一长串「咕噜咕噜」的怪响之后,才见她喘过一口大
气来似的,随即便爆发出了让人难以置信、堪称惊天动地的一次高潮来;那歇斯
底里、模糊不清的嘶吼与浪叫,以及那激烈震颤与痉挛的肢体,几乎让武华新看
得是目瞪口呆、心驰神荡,连灵魂都不知飘散到哪去了。
  经过绝顶高潮后的李茹菲,全身力气彷彿被抽空似的,整个人瘫软在当场,
哪里还能动弹半分,只见她粉脸泛出一股妖艳的晕红,星眸紧闭,长长的睫毛轻
轻颤动着,鼻翼歙合,迷人的红唇微微开启,依然不断地发出阵阵的喘息和哼哦。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18P2P』 -- 『www.18p2p.link』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